最新动态
文章排行

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极端天气风险进一步加剧

2021-11-20    来源:中国科学报

  8月4日,中国气象局气候变化中心发布《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2021)》(以下简称《蓝皮书》)。气候系统的综合观测和多项关键指标表明:气候系统变暖仍在持续,极端天气气候事件风险进一步加剧。

  国家气候中心副主任巢清尘介绍,全球变暖趋势仍在持续。2020年,全球平均温度较工业化前水平(1850~1900年平均值)高出1.2℃,是有完整气象观测记录以来的三个最暖年份之一。亚洲陆地表面平均气温比常年值(本报告使用1981~2010年气候基准期)偏高1.06℃,是20世纪初以来的最暖年份。

  《蓝皮书》显示,中国是全球气候变化的敏感区和影响显著区,升温速率明显高于同期全球平均水平。1951~2020年,中国地表年平均气温呈显著上升趋势,升温速率为0.26℃/10年。近20年是20世纪初以来中国的最暖时期,1901年以来的10个最暖年份中,除1998年,其余9个均出现在21世纪。

  中国平均年降水量呈增加趋势,降水变化区域间差异明显。1961~2020年,中国平均年降水量呈增加趋势,平均每10年增加5.1毫米。2020年,中国平均降水量为694.8毫米,较常年值偏多10.3%。1961~2020年,江南东部、青藏高原中北部、新疆北部和西部降水增加趋势尤为显著。2020年,中国年累计暴雨站日数为1961年以来第二多。

  《蓝皮书》显示,高温、强降水等极端事件增多增强,中国气候风险水平趋于上升。1961~2020年,中国极端强降水事件呈增多趋势,极端低温事件减少,极端高温事件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明显增多;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登陆中国台风的平均强度波动增强。2020年,中国气候风险指数为10.8,是1961年以来第三高值。

  巢清尘告诉记者,从现在的研究可以看出,全球气候变暖,加剧了气候系统不稳定,平均气温的升高使极端高温等事件发生概率明显增加。“从理论上讲,气温每升高1℃,大气的持水能力会增加7%,所以会导致强降水事件。我国近60年总的降水量并没有非常明显的增加趋势,但强降水事件呈非常明显的增加趋势。”

  除大气圈,《蓝皮书》还从水圈、冰冻圈、生物圈以及气候变化驱动因子方面做出了气候变化的影响和风险分析。

  从水圈来看,《蓝皮书》显示,海洋变暖加速,全球平均海平面加速上升。海洋变暖在20世纪90年代后显著加速。1990~2020年,全球海洋热含量增加速率是1958~1989年增暖速率的5.6倍。全球海平面的平均上升速率,从1901~1990年的1.4毫米/年,增加至1993~2020年的3.3毫米/年。

  中国沿海海平面变化总体呈波动上升趋势,1980~2020年,中国沿海海平面上升速率为3.4毫米/年,高于同期全球平均水平。中国地表水资源量年际变化明显,青海湖水位持续回升,2005年以来,青海湖水位连续16年回升,2020年已达到20世纪60年代初期的水位。

  冰冻圈方面,1960~2020年,全球山地冰川整体处于消融退缩状态,1985年以来消融加速。“中国天山乌鲁木齐河源1号冰川、阿尔泰山区木斯岛冰川和长江源区小冬克玛底冰川均呈加速消融趋势。2020年,乌鲁木齐河源1号冰川东、西支末端分别退缩了7.8米和6.7米。”巢清尘说。

  青藏高原多年冻土退化明显。《蓝皮书》显示,1981~2020年,青藏公路沿线多年冻土区活动层厚度呈显著的增加趋势,平均每10年增厚19.4厘米;2004~2020年,活动层底部温度呈显著的上升趋势,多年冻土退化明显。

  本世纪初以来,中国西北积雪区和东北及中北部积雪区平均积雪覆盖率均呈弱的下降趋势;青藏高原积雪区平均积雪覆盖率略有增加,年际振荡明显。2020年,西北积雪区平均积雪覆盖率为近5年最低。

  北极海冰范围呈减少趋势。1979~2020年,北极海冰范围呈一致性的下降趋势;2020年9月北极海冰范围为有卫星观测记录以来的同期第二低值。1979~2015年,南极海冰范围波动上升;但2016年以来南海冰范围总体以偏小为主。

  在生物圈方面,《蓝皮书》指出,中国植被覆盖稳定增加,呈现变绿趋势,中国不同地区代表性植物春季物候期呈提前趋势,关键区域生态气候稳步向好。此外,过去30年中国海域的活造礁石珊瑚覆盖率呈下降趋势,20世纪70年代以来中国红树林面积呈先减少后增加的趋势。

  关于气候变化驱动因子方面,巢清尘介绍,全球主要温室气体平均浓度均创新高,中国青海瓦里关全球大气本底站二氧化碳浓度逐年上升。2020年,主要温室气体二氧化碳、甲烷和氧化亚氮的浓度仍在持续上升。

  气候变化影响广度和深度不断加大,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已经从自然物理系统不断地向社会经济系统蔓延,长期持续的风险愈加显著,持续变暖和极端事件的频发和加剧对生态环境和社会经济发展都会构成重大的威胁。

  巢清尘表示,总体来说,增暖和降水的波动会使中国水资源的脆弱性明显上升,风险更为突出。增温与干旱化会使陆地生态系统的生产力进一步下降。海洋热浪对海岸带和海洋的负面影响将进一步持续。近些年高温热浪事件明显趋多、趋强,会对人体健康、电力交通系统等带来重大的影响。增暖和天气气候极端事件会给重大工程的建设和运营带来更大的风险。